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专家认为职工福利应保留 减税更有意义

临房网 2020-02-14 12:42
550

临房网讯:延迟复工、停工停产、员工短缺……对于中小微民营企业而言,这个春天异常艰难。疫情之下,一些中小微企业选择裁员以度过“经济寒冬”,还有一些则可能直接面临倒闭的风险。  

近日,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清华产业转型顾问委员会主席黄奇帆撰文提出,当前除税收等政策以外,建议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为企业“直接降低12%的成本”,这一建议随后引起热议。    

南都记者注意到,黄奇帆这一观点出来后,业界多名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不过,有专家向南都表示,住房公积金作为一项职工福利,仍有存在的价值。为帮助企业缓解经营压力,国家可以允许企业暂时停缴公积金,比如停缴一年或半年,而更有意义的则是通过出台减税政策来减轻企业的压力。  

黄奇帆:取消公积金,可为企业直接降低12%成本  

我国经济2020年的起跑时间已一再延迟。  

黄奇帆日前在其《新冠疫情下对经济发展和制造业复工的几点建议》一文中指出,虽然大部分地区规定2月10日复工复产,但企业真正意义上的复工复产依然困难重重。  

以制造业为例,当前复工复产难题主要有疫情防控所导致的工人极度短缺、很多产业供应链残缺不全、企业物流运输几乎停顿等。  

2月10日,格兰仕集团顺德总部,工人复工回到工作岗位。南都记者郑俊彬摄  

控制疫情和及时复工存在矛盾,处于“胶着”状态。据了解,日前中央到地方都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少裁员、不裁员,但一些企业的人力成本却居高不下。  

“我们能熬多久?”黄奇帆在文中发问,“就怕疫情没有了,工厂也没有了,社会失去了造血的机器,这比起疫情本身其实更可怕!”  

据此黄奇帆建议,在各级政府现在所采用的税收等政策以外,应加快几方面改革,包括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制度。他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是1990年代初从新加坡学来的,现在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将之取消可为企业和职工直接降低12%的成本”。  

所谓住房公积金制度,即用人单位与职工对等缴存的长期住房储蓄制度,是我国住房制度改革的产物。这一制度要求从职工税前月收入中强行扣留一定比例(比例在5%至12%之间)的资金,同时单位也对等缴存相同比例的资金,作为该职工的住房公积金,专款专用于其解决住房需求。  

这笔钱实际上由职工支配,但提取公积金的条件十分严格,一般在买房、装修、租房等情况下,职工才能获得提取许可。有人认为,在当前高房价之下,有能力购房的通常是高收入人群,他们不仅能提取公积金,还能获得公积金低利率贷款,这就出现了“穷人补贴富人”的现象。当前疫情形势严峻,企业急需减负生存,不少人呼吁住房公积金制度应退出历史舞台。  

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呼声早已有之  

黄奇帆的建议在网络上引起较大争议,不过业界支持的声音较多。  

从制度本身的角度,有学者撰文称,住房公积金暴露了制度设计不当、公平缺失、法律空白点多、管理混乱等问题,为社会带来了负面影响。例如,有钱单位多提多缴,成了拉大收入差距的“催化剂”,造成社会不公。当前,废止公积金制度,不仅有助于解决以上问题,还将极大地提高我国房地产市场的改革进程,进而有助于助推要素资源的市场化改革进入新阶段。  

从企业减负的角度,业界许多人也支持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企业目前所缴“五险一金”大概占工资总额的30%左右,而这30%中的大头就是12%的住房公积金,如果免掉,无疑将大大减轻企业负担。  

实际上,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剧,业内要求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声音一直都有。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内部控制委员会委员的张连起提交了有关取消住房公积金的提案。他在提案中建议,简并“五险一金”,降低税费比率,取消住房公积金,进一步减税降费,为企业降成本。  

同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劳动力成本问题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的劳动力成本近年来有所上升,其中增长最快的是住房公积金,而且住房公积金受益者主要是一些高收入行业比如垄断行业的高收入者,而低收入行业的普通职工却没有平等受益,由此进一步带来收入分配不公。该报告建议,“取消显著增长而又带来分配不公的住房公积金制度”。  

2018年6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伟民也建议,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逐步将强制性住房公积金改为自愿缴存。  

建议:不宜直接“废掉”,非常时期可“暂时取消”  

江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应恒也基本认同黄奇帆的观点。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五险一金”中的“一金”确实给企业带来了较大的负担,尤其中小微企业的最大成本就是工资福利,往往能占到总成本的50%以上。  

“许多服务行业的小微企业,停工后劳动工资和福利等成本不改变,企业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平均只能维持两三个月后就要破产。”他说。  

据《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53%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超过30%,16.27%的受访企业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高达50%以上。此外,也有互联网企业反映,其人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甚至高达70%。今年2月10日复工首日就高调宣布裁员10%的新潮传媒称,尽管该企业有10亿元现金,但在无收入的情况下,只能活6个月。  

“当前非常时期,黄奇帆建议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有其道理。”周应恒说。不过他认为,虽然住房公积金制度问题较多,但不用直接“废掉”。“我建议当前国家可以在短时间比如几个月或者一年内,暂时取消企业住房公积金缴存,这对缓解企业的生产经营困难也是有利的。”他说。  

他还表示,现在最困难的是中小微民营企业,让其停缴一年半载,即使其他国有部门不停缴,也是有意义的。  

当然,不直接“废掉”并不是说就要永远保留。他认为,长远来看,未来取消房地产限购政策,出台房产税政策后,当房地产完全市场化,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也就到取消该制度的时候了。  

减税更有意义,应保留职工福利  

不直接“废掉”住房公积金制度的一个考虑,就是这可能会减损职工的利益。周应恒指出,“五险一金”都属于企业成本,而不是工资的组成部分,“取消后,你自己缴的部分可以变成自己的工资,但是企业原本缴的就直接没有了”。  

尽管取消后,员工每个月到手的可支配收入增加,表面上是涨薪,但没了企业缴存的部分,实际上是减薪,这也是网友反应激烈的原因。  

同时他还指出,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并不会达到给中小微企业“减负12%”的效果。按规定,住房公积金职工和单位的缴存比例不低于5%,不高于12%。但实际中,许多中小微企业都是按照最低比例5%来缴存公积金的,而且还有很多企业干脆就没有“一金”这一项,所以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对于许多中小微企业的减负力度并没有所想的那么大。  

周应恒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毕竟是老百姓的利益,对年轻刚需者来说,住房公积金还是一个比较大的福利,尤其当前高房价情形下,“让有房者给无房者提供支持的政策意义还在”。  

“现在赋税比较重,企业负担重。我觉得减税的意义更大,要尽可能保存企业提供的这种福利。”他说。  


    编辑者:yangjianqiu

    分享到: